侨楚

萌新【鞠躬】

《这是个啥子啊》

哈哈哈哈哈这是个啥子啊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

阿希叶520:

笑死我了!!!


淡🍁语-苗:



谢怜:







*搞笑向,两家六口的小故事,现代
*在空间看到一条说说,令人“悲伤”又好笑hhhhhhhh,忍不住代入魔道,借个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名门蓝家,上代家主膝下有两子,大子蓝曦臣,二子蓝忘机,后父母双亡,由叔父蓝启仁带大,两子天资过人,俊逸出尘,小时候是同龄孩子的榜样,长大后却变成了两个…………死gay。
  蓝启仁对此很是无奈,隔壁江家的两头傻猪赶也赶不走,天天哼哼着要拱白菜,两颗上好的大白菜也愿意让猪拱,能怎么办呢?
  好吧,拱就拱吧,喜欢就喜欢吧,是男的就是男的吧,但还是得传宗接代,蓝家的香火不能断。
  四人点点头,结婚以后买了两栋挨着的别墅,就去孤儿院领养了两个孩子,一个叫蓝思追,一个叫蓝小爱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,具体谁领养的男孩,谁领养的女孩,看名字就知道了吧。
  后来江澄得意洋洋的跟蓝曦臣说孩子名字的由来时,蓝曦臣表示他是拒绝的,不过既然媳妇儿喜欢,还说这个名字很有亲切感,牵着女儿在街上溜达总能找到小时候的感觉,那就随他去吧,反正叔父看到孩子就激动的泪流满面,孩子只要姓蓝叫什么都无所谓了。
 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思追和小爱抱回来时还是两个襁褓,一眨眼过了四年,两个孩子也四岁了。
  就说说小思追吧,魏无羡和蓝忘机十分溺爱他,从来没有打过他一下,唯独有一次被打的差点丢了小命。
  有一天蓝启仁带着两个侄子去国外出差,江澄就去隔壁魏无羡那住,两人留在家里带孩子,那天小爱也正好去了爷爷奶奶家里住,家里就只剩一个小思追了。
  愉快的周末,早饭吃饱,午饭吃好,晚饭也挺丰盛。
  “谁刷碗?”魏无羡挑眉看向江澄。
  后者一个白眼翻了过去:“我是客,你是主,你说谁刷?”
  都说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,这不,兄妹成了主客,不过魏无羡没打算计较,伸出手握成拳,在他面前比划几下,道:“别见外啊,要不咱们石头剪刀布,三局两胜,谁输了谁刷。”
  听他这么说,江澄放下撸起来的袖子,不屑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看你脸黑的,包公都要自愧不如,还比个屁啊,劝你直接投降算了。”
  魏无羡否认道:“谁输谁赢还不一定。”
  三局下来,局局平手,江澄的脸刷的变黑了,魏无羡拍拍他的肩,大声笑道:“妹啊,我看你脸没比我白哪儿去,哈哈哈……”
  笑完了,碗还晾在桌子上,魏无羡看了看抱着一袋薯片啃的小思追,小嘴巴咂咂的动,摸了摸下巴,一把抢走薯片,低头威胁道:“思追儿,把碗刷了去,不然我就把这袋薯片全吃光!”
  小手摸不到薯片,小思追一抬头,看见薯片被妈妈拿走了,还要吃光,急的去抓他的裤腿,魏无羡这人也是无聊,跟一个小孩也能逗的起劲,往嘴里塞了一片,嚼的嘎嘣脆,就是不给他。
  江澄本来冷眼旁观,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,一把抢过零食袋,在小思追快哭出来的时候塞了回去,转头对魏无羡加以鄙视:“魏无羡你个QS!他还只是个孩子啊!”
  魏无羡嚼着薯片晃着头看向窗外,总感觉这话听着不太对?
  思追才四岁,当然不能让他刷碗了,于是两人联手把盘子和碗里的饭菜倒掉,把垃圾丢到门外,再把盘子和碗放进水池里,拧开水龙头,放满水,关上,擦擦手满意的回屋里去了。
  魏无羡的卧室有够大,床也大,足够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上面翻来覆去云雨几番,正因如此江澄才嫌弃的不想和魏无羡睡一张床上,去隔壁挑了一间,反正房间多的是。
  差不多晚上十一点了,两个大人一小孩在卧室里玩,突然魏无羡掏出一张光盘,一脸笑意的看着江澄,江澄瞪着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活像一个表情包,想了想,又含蓄道:“孩子在这儿呢,看这种东西不好吧……”
  “有啥不好的。”魏无羡打开电视放入光盘,一回头就看见江澄一脸期待又变扭的表情,就知道他想歪了,心里偷笑,哎……你以为老子会告诉你这是鬼片吗!不存在的!
  拉上窗帘,扔给江澄一个白鹅绒靠垫,自己也拿了一个,靠在床尾,地上铺了毛毯,坐上去软乎乎的,也暖和。
  魏无羡抱着小思追坐下,按了遥控器开关,敞亮的卧室顿时陷入一片漆黑。
  江澄用胳膊肘怼了怼他,笑道:“看个片你关什么灯啊。”
  魏无羡怼了回去,笑着道:“关了灯才看的清啊。”
  几秒钟后,江澄的脸渐渐扭曲了,《聊斋志异之画皮》七个大字出现在银屏上,气氛顿时有些诡异。
  “我去……”江澄小声惊讶道,愤怒的瞪了魏无羡一眼。
  “?”魏无羡一脸无辜的看着他,不明所以。
  江澄当然不能说自己想歪之类的云云,只好把气咽回肚子里,抱着胳膊看电视。
  小思追老老实实的躺在魏无羡怀里,魏无羡低头问:“小思追怕不怕?鬼片。”
  小思追摇摇头:“噗帕!”
  于是魏无羡直接蹦到最吓人的那几集了。
  魏无羡本来胸有成竹,越看到后面却胆子愈发小了,偷偷瞄了一眼江澄,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银屏,就想着往那那边凑凑,靠近点有安全感。
  谁知魏无羡刚挨着他,江澄突然炸了毛一般大叫着“啊!”的一巴掌糊了过去。
  “啪”一声清脆的响声,灯突然亮了,江澄一愣,睁眼一看,WC,一不小心……
  “干嘛干嘛,干嘛啊这是!”魏无羡震惊的捂着浅红的侧脸叫道。
  要不是他不小心压到遥控器怕是要毁容。
  “谁……谁叫你吓我的?!”江澄竖起眉毛,电视里还发出阴森森的声音,十分渗人,江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抄起遥控器就把电视关了。
  小思追被魏无羡护的牢,没被打着,眨眨眼,张着小嘴儿打了个哈欠。
  平时蓝忘机对他的作息时间要求严格,九点就必须上床睡觉,而且还有一个人睡,现在蓝忘机不在家,跟着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熬到了十二点多终于撑不下去了,魏无羡就抱着小思追去睡觉了。
  大多数人都会有这么一个反应,看的时候津津有味,看完了才想起来害怕。
  估计魏无羡和江澄就是典型,于是两人就躺进一个被窝里了。
  悲剧就是这样有了开端。
  小思追迷迷糊糊的,想起刚才看的电视,越想越害怕,翻来覆去,刚睡着就做梦了,一个女鬼的脸突然凑近,吓得他“哇”的一声就醒了。
  不敢睡了,小思追悄悄踮起脚,勾到桌上的超人面具戴在脸上壮胆子,跑到麻麻的房间想和他一起睡。
  悄悄打开房门,魏无羡和江澄已经睡着了,小思追垫着小脚丫看了看,他们中间还有一个缝隙,小思追小心翼翼的窜进去,gu啾gu啾,呈蛤蟆状趴在他们中间。
  麻麻和舅舅的体温让他格外安心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  睡了一会儿,迷糊间,小思追感觉一双大手在他头顶上摸了摸,顿了顿,然后又急切的摸了几下,悠悠转醒,就听见自家麻麻惊恐又颤抖的声音。
  “这…这是啥子?!这是啥子啊!”魏无羡“腾”的坐了起来。
  小思追揉揉眼睛,也坐了起来,晕乎乎的,身上穿着白色睡衣,脸上带着超人面具,在只有微弱月光透进来的漆黑寂静的房间里,那个面具印在人眼里的模样可想而知。
  估计魏无羡当时吓傻了。
  一串哀嚎尖叫着划破寂静的夜空,魏无羡惊恐
的拍着江澄: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啊啊!救命啊!江澄你个死猪醒醒啊!!这是啥子!有鬼啊啊!#%?!"%&*!!?"”一边喊一边叫江澄,然后就开始胡言乱语了。
  江澄听见魏无羡的狂吼,怒气冲冲的坐起来,骂道:“死gay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瞎嚎个屁啊!”
  他转头看见坐在床上的小思追,也开始:“啊啊啊啊啊!什么鬼玩意儿啊啊啊啊啊!魏无羡你招来个啥啊我%&?<&%啊啊啊啊啊啊!救命啊!”一边大叫一边手撑着往后退。
  叫的比魏无羡还凶。
  小思追本来就怕,“哇”的就被他们的反应吓哭了,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麻麻和大舅紧紧搂在一起蜷缩在墙角相依为命,两人快被吓的失去意识了,小思追害怕的边哭边喊:“麻麻!!舅舅!!是窝啊!!!窝似思追啊!!!尼闷睁眼看看窝啊!!呜呜呜……耙耙……”
  并没有任何卵用,魏无羡和江澄当时已经吓懵逼了,小思追的小声声喊叫淹没在他们两人的尖叫和他自己的哭泣声中,活像鬼哭狼嚎。
  魏无羡和江澄无路可退,魏无羡鼓起勇气准备和“鬼”拼死一搏。
  “魏氏无影脚!!!”他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也可能是从小到大都没使过这么大的力气,飞起一脚,用力一蹬!
  小思追泪眼朦胧中看见一只大白脚丫飞了过来,紧接着身体腾空“啊!!!哎!!!!呦!!!”的一声惨叫。
  小思追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。
  魏无羡成功把亲儿子踹下了床。
  世界瞬间安静了。
  良久,魏无羡和江澄颤颤巍巍的爬了过去。
  看到了不省人事的小思追。
  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。
  这一晚上是怎么过去的不知道,魏无羡和江澄只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  小思追被魏无羡一脚踹的够呛,膝盖都磕青了,醒来以后就是一顿嚎啕大哭,房盖都要挑起来了,不过大事不妙说的不是这个。
  魏无羡点开手机打算给蓝湛发消息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发出去了一条长语音,正奇怪,点开一听,小思追呜咽的声音飘了出来。
  “粑粑!!呜呜呜……麻麻和大舅打窝欺负我
窝呜呜……他们两个睡……睡了,窝想和他们一起睡……他们抱的紧紧的……不让……唔然后麻麻就把我踢下床了呜呜呜……粑粑我想你呜呜呜……惹再不回耐小思追可能就见不到你惹呜呜呜……”
  OMG!!!魏无羡顿时五雷轰顶劈的他外焦里嫩。
  晚上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门铃声,魏无羡颤抖着手去开门……
  事后怎样不可说不可说,不过总算是解释清楚了,魏无羡和江澄连哄带骗的讨好了小思追,做着鬼脸一人踹了对方一脚,逗的小思追“咯咯”直笑,蓝小爱从回来后吵着要骑大马,魏无羡和江澄也只好舍身陪宝贝。
  蓝忘机和蓝曦臣默默的在厨房里刷碗,前几天回家发现水池里有一打碗碟,好在魏无羡和江澄这两天都有换水,才没有馊味儿。
  说起来那条语音蓝忘机是外放的,所以蓝曦臣和蓝启仁都听到了,魏无羡和江澄先是被蓝启仁好一顿数落教训,晚上回家又要哄自家老公,哄完后几天都下不了床。
  魏无羡被叫去的那晚,蓝忘机收拾屋子,站在他们平时云雨的大床前静默片刻,先抽出床单,嫌弃的团了团,扔到了衣娄里,枕套被褥也全部撤下,一起扔进洗衣机清洗消毒。
  直到长大后,那天晚上的事蓝思追还记忆犹新,每当金凌问他:“思追,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啊,为什么这么高的个子?”
  蓝思追总会笑着摸摸他的头,温声道:“没吃什么,只不过小时候被踹飞在空中转了个圈而已,然后就长高了。”
  金凌:“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空间里的原说看一遍心疼一遍,而且炒鸡好笑啊hhhhh,不过我差不多一两岁的时候也被父母踹下床过(意外),差点领便当_(:3」∠❀)_
  话说总是操作失败怎么回事,评论不了,文章也发不出去……只能换个手机发





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跟你们讲我今天一整天都处于亢奋状态!我五点就从床上蹦起来了!我我我我我要逃课!

水果玉米:

零食――OK。
饮料――OK。
腾讯vip――OK。
纸巾(划掉)爱意――OK。
自己――OK!(你确定??)

道友们,12点再见了wwwww(放声狂笑x)

……是这样吗?

2017-2018学年度魔道学院全年龄向 地狱级 期末考试(闭卷)

唉……普通级我才得92分……地狱级好难啊……坐等答案……瑟瑟发抖

阿希叶520:

我竟然忘了转!!!


莲生:



这是一个官方号:







为恭喜魔道动漫即将上线,根据《魔道祖师》原著编制本试卷(此试卷仅供娱乐)。




活动策划: @暂别西风  ,本卷此出题者: @莲生 




 特别感谢封面提供者:微博 @枣枣茄汁黄焖鸡 




在大家愉快吃粮的同时,也希望能够在看漫画/广播剧/动漫/电视剧的时候,对剧情及细节方面不要产生错误科普或有偏差的理解而出的卷子。




1.地狱级试题共78道,题型有单选、多选、填空、判断,每题2分,总分156分。




2.答案可回复在评论,次日公布答案,道友们可将自己的总分数回复在评论里,请各位原著学霸做好准备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道友们请入场,开始答题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一、单选题




1.进入莫玄羽屋内砸东西的家仆共几位?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A.1       B. 2     C.3      D.4









修仙党赢了……

虽然我们熬到了这个点,但……我只想说大半夜更招魂简直不要太应景好不好!?

好烦啊。。为什么还要编剧情。。。。。我只是想写个肉

【忘羡】Crush

秦拾肆:

·点梗 @玖亦言 :【我流】一日一失忆,抱歉我其实并不是很懂这个设定😂
·字数:4960

“学长你又迟到了,”罗青羊将花名册合起来,叹了口气,“这个月都多少次了,虽然说高三查得格外松,但这并不能成为你恃宠而骄的理由啊。”

魏无羡低笑,罗青羊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将硬板夹递过去让他签字,而是四下看了看,小声说:“你分不多了吧,不想留校检查就赶紧进去,我帮你兜着。”

魏无羡挑眉,“你这可是徇私枉法了啊,别忘了,我们班主任可是堂堂年级部主任,能查纪检情况的。”

“知道,但我也知道你不傻,怎么圆你没点套路?”罗青羊笑着推了他一把,“早点起不会,装人样也不会吗,上课去吧。”

魏无羡比划了一个“OK”的手势,拎起书包溜了。

〖10〗

他这一觉睡得够踏实,睡过了早读和早操,第一节课就剩了个苟延残喘的尾巴,他刚爬上四楼,下课铃就施施然敲响了。

聂怀桑端着保温杯打着哈欠走出来,见他,立刻兴奋地打招呼:“魏哥,大恩不言谢!”
魏无羡觉得好笑,“我又怎么了?”

“江澄说你早操之前到,金子轩说你多半会旷一早上的课,我取了个中间,说你第一节课下了差不多就来了。”聂怀桑鼻尖红红的,拧开的瓶口一个劲儿地冒出白汽,他也不怕水冰了,“我们赌了明天的早点!”

“出息。”江澄走出来吹风,对聂怀桑这种丢人现眼的行径嗤之以鼻,转而炮轰魏无羡道:“闹钟被你梦游吃了吗,今天才星期三,就敢迟到三次,厉害,第一节语文课你都这么嚣张。”

“我连起床都忘了,你还指望我记住第一节是蓝老头的课?”魏无羡反驳道:“废话少说,赶紧放我进去,我作业还没交呢。”

一群人带着冬初的冷风嘻嘻哈哈涌进教室,没走两步,却齐齐噤声。

魏无羡顺着他们的目光瞧过去,恰好与那双颜色浅淡的眸子对视了个正着。

魏无羡心道:嚯,我同桌?吓人。

身后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:“蓝忘机这人忒没劲,管天管地还管人……那啥啥……说话大点声都不行,扰着他清修了还是怎么着。”

魏无羡听了这番高见,有心捧腹,却又不想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,只得忍着笑将书包一撂,坐下道:“诶,蓝同学,早上好。”见对方不答话,只是定定地望着自己,他咧嘴一笑,将手递过去自我介绍道:“魏无羡。”

蓝忘机与他虚虚握了一下,道:“蓝忘机。”

坐在前边的女孩忍不住转过头道:“你这招呼打得太有意思了,我以为你该对主席下跪认错老实交代为什么迟到呢。”

魏无羡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个身份,怔了怔,心道完蛋,罗青羊包庇的事情算是撞到枪口上了,不过转念又想,都高三了,谁还有功夫去管学生会那些琐碎的事情,这个主席多半也是“名誉主席”,不作数不作数。

正在这时,上课铃响了,女孩从书包里掏出笔记本,坐回去打了个哈欠。

班长喊了“起立”,四五十号人稀稀拉拉拖拖踏踏地站起来,“老——师——好——”拉得老长,像平地腾起一阵懒散没劲的风。

也恰好令魏无羡没听见那句“每天早上都这么打招呼,跟不认识似的。”

〖9〗

魏无羡小小的走了个神。

同桌露出来的那一截手腕太白了,阳光下微微有些晃眼。

他无意识地在草稿本上涂涂画画,不多时,算好的数字下便多出了一副人像出来。魏无羡拎起本子,趁着大家都在相互对答案的时候凑过去,献宝似的递给新同桌看,小声道:“同桌,你看。”

蓝忘机移来一点视线,不过片刻又转了回去,淡声道:“专心听课。”

魏无羡撇了撇嘴,心里老大没意思。

他之前和江澄同桌的时候,十二字总结:谈天说地,掐架拌嘴,很有意思。记得有一次生物课,两人互相掐着对方胳膊,梗着脖子看谁先疼出声。

谁赢谁输已经忘了,不过对当堂课的内容倒是印象深刻:神经调节真是准确高效。

所以说班主任忍无可忍,将他俩调开了,还教室一份清静。

现在摊上这么一个闷了吧唧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同桌,魏无羡觉得了无生趣,一身浪劲儿没地使,憋出了一肚子诗词歌赋人生哲学。

他忍了又忍,忍过了一道题,还是忍不住小声搭话:“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迟到吗?”

蓝忘机认真抄完了步骤,终于舍得把注意力匀给他一丝,似乎表现出了一点点兴趣。

那兴趣薄得跟窗外的天色似的,像一滴被稀释了无数倍的墨水,但魏无羡已经十分满意对方的反应了,往椅背上一靠,讲故事似的说开了:“我居然没定闹钟,没定,你理解吗不是没听见,都不知道昨天晚上在干啥。我正出门呢,发现枕头旁边放着一块儿卫生纸,上面还有我写的字:‘你别忘了……’,然后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条,跟瞌睡到暴毙了似的,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写了啥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”

看着兀自安静地笑得前仰后合的魏无羡,蓝忘机眸里好像闪过了一丝剧烈的波动,然而转瞬即逝,如驹隙石火,错觉似的。魏无羡还没来得及惊奇,就见蓝忘机轻轻点了下头,继续做题了。

如此一心向学,魏无羡自愧不如,也不好意思再一个劲儿地打扰了,冲对方一抱拳,坐回去算之后的题。

蓝忘机没写几个字,悄无声息地住了笔。

他静静地偏过头看魏无羡咬着笔盖写写画画,那人分明是皱着眉的,脸上却有一抹明朗的笑意,嘴角好像永远也不会垮下来。

蓝忘机看了一会儿,这才继续做题,在练习本上端正写了“魏婴”两个字。

片刻后又重重划掉。

〖8〗

魏无羡很好奇,今天的黄历上是不是写了“不宜出行”。

有时候分明感到了视线,看过去却又什么都没有,想想怪瘆得慌。魏无羡把自己想得哆嗦了一下,叫住路过去接水的江澄,“江澄,你手机上有黄历吗?帮我看看。”

江澄头也不回,“今天不宜婚嫁撩骚,我帮你看了,甭谢。”

“去你的,”魏无羡笑骂道:“没和你开玩笑,我是真觉得有什么怪怪的。”

江澄鄙夷地挑起一边眉毛,“有你的地方哪不是怪怪的……手松开!别揪我领子!诶,蓝启仁说了让你去一趟办公室,你最好把纸笔带上,我看多半是要写检讨。”说完幸灾乐祸地笑了笑,“我觉得你高中三年写过的检讨都能集结出版了,《检讨常用格式三百例》什么的。”

写检讨这种东西,一回生二回熟,魏无羡满不在乎地从桌上拾了一支中性笔,顺手往旁边一伸,“同桌借……”

说完他自己也愣了一下,蓝忘机却早就猜到了他要什么一般,掏出一沓信纸递给他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魏无羡冲他挑起一边眉毛。

蓝忘机摇了摇头。

〖7〗

蓝启仁的办公室,魏无羡闭着眼睛都能走到。他喊了报告,蓝启仁手上笔没停,道:“请进。”

魏无羡走过去正准备交代错误,蓝启仁从桌子那边推了一张纸过来,道:“把你的请假单签个字,以后这种事情不要拜托别人,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

魏无羡:“???”

蓝启仁抬头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没没没。”魏无羡反应多快啊,赶紧拔开笔盖签了自己的名字,并乘机小心观察这份横空出世的“请假单。”

学生姓名是魏无羡没错,理由是“腹痛”,字体又端正又好看,至少他认识的那一圈狐朋狗友里,没有一个人能写出这么规整的一手字。魏无羡琢磨着这个字体看起来居然有一点眼熟,绞尽脑汁想了半天,恍然大悟:这不就是蓝忘机的字吗!

他提前给自己请了假?

初次见面,这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。魏无羡带上门往教室走,突然看到理化生办公室有人抱着一沓练习册走出来,低垂的眉眼俊美到过分。他呆了呆,上前打招呼:“嗨,同桌。”

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。

魏无羡伸手匀了一半练习册,两个人并肩向教室走去。魏无羡思前想后,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才算合适,索性单刀直入:“那个我问一下哈,你是不是给我请假了。”

蓝忘机承认了:“是。”

魏无羡噎了噎,发现自己居然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接,干巴巴道:“哦那……多谢了。”

蓝忘机沉默了很久,直到两人推开了教室的门,他才轻声道:“你不用对我说谢。”
“啊?”

可是蓝忘机没再说什么,接了他那一沓练习册,一组一组往下分发。

〖6〗

魏无羡一直在琢磨蓝忘机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之后的两节课压根什么都没听进去,直到江澄隔着老远抛了一颗篮球过来,被他下意识的接住,他才发现居然已经到了最后一节体育课了。

放空地跑完了圈,放空地做完了热身,放空地到了篮球场上,江澄一推他肩膀:“你想什么呢,这么入神。”

“……没想什么。”魏无羡接过球,随手投了个三分,“今天有点冷,我好像被冻傻了。”

江澄嗤之以鼻:“被自己傻得受不了,推锅给天气?”

魏无羡终于放弃了从江澄这里得到什么建设性意见的期望,将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沉重憋闷丢在一边,专心致志打球。聂怀桑被他虐得嗷嗷叫:“魏哥!你让我也碰一下球行不行!”

魏无羡咧嘴一笑:“不行。”

金子轩被聂怀桑拖断了后腿,成绩可怜,心里无名火烧得旺却无处发泄。魏无羡一虐金子轩就觉得开心,进了几颗球后心情好了不少,正准备放两句嘲讽,突然感到一道目光若即若离地定在身上。

他福灵心至,抬头看向体育馆二楼的窗户。

其实很奇怪,操场上这么多人,男的女的认识的不认识的,按道理说这种时候,看篮球场周围才应该是正常的第一反应,可是他的目光却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般,直直定在了那扇窗户上。

好像在潜意识里,他就觉得这里应该有一个人,而事实也确实没辜负他的期待,蓝忘机不知道抱着什么,正在看这里。

或金或红的秋叶飒飒落下,这个场景,恍若似曾相识。

魏无羡没来得及想清楚那影影绰绰的感觉究竟是什么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推开了体育馆的玻璃门。

〖5〗

蓝忘机站在楼梯口等他,怀里抱着高一新生的体测成绩,好像是准备输入到电子档案里。他看到魏无羡,似乎一点也不惊奇,居高临下的道:“怎么不玩了?”

魏无羡爬楼梯的动作一滞,有些茫然的想:对啊,我来干嘛。

他含糊答了一句“来帮你”,干笑道: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看我干嘛。”

蓝忘机淡声道:“路过。”

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,魏无羡也不好再说什么,低头走上去问:“你要输成绩吗?老师呢?”

“嗯。老师在楼下办公室。”

两人进了办公室,魏无羡也输过成绩,对有关的操作并不陌生,不想打球的时候和体育老师打个招呼还能用电脑玩一会儿蜘蛛纸牌。他熟练的打开电脑,找到高一成绩表,对蓝忘机道:“你念成绩,我敲。”

蓝忘机点头,翻开第一页,按顺序往下念。

魏无羡敲了两个班的成绩,忍不住吐槽道:“这一届不行啊,就这水平,能被我甩两条街。我入学的时候体育成绩可是班级第二,第一是……”他卡了壳。

是谁来着。

好像有一个优秀的,他想无比骄傲地展示给所有人看的人……他想不起来。

魏无羡停了手上的动作,蓝忘机也跟着停下来。

他搜心刮肺地想,把记忆中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,可是就是想不起来。一般小说此刻会有诸如“脑海中一阵剧烈的疼痛”之类的描写,可是他一点也不头痛,像是考场上想不起来的填空那样,周围的字句都记得清清楚楚,唯独空下的那一句被烫出了一个大洞。

半晌,无果。他正准备问问蓝忘机记不记得这号人,一转头,发现蓝忘机正在看他。

魏无羡这才发现蓝忘机的眸色很是浅淡,在阳光下几近透明,析出一点金色的细碎光晕。那一点光轻飘飘的落到心底,拨动了一株沉寂的神经。

他有些呐呐的道:“……我想不起来。”

蓝忘机点了点头,似乎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。

〖4〗

一个人的时候,有些事情是很懒得做的,比如吃顿好的。魏无羡随便买了点东西应付自己,溜达回了教室,准备趴着睡会儿,就不回家了。

没想到蓝忘机也在教室里。

魏无羡两手空空,尴尬的笑了笑:“那个,同桌,你吃了吗。”

蓝忘机点点头,示意自己吃过了。

魏无羡走到他身边磨磨唧唧坐下,见他正在认真做题,便不好意思打扰,规规矩矩趴下睡了。他本来想坐到江澄的位置上去,但是想想江澄来了之后肯定要嫌弃一番,什么口水流到桌子上啦之类的,便放弃了。

他素有午休的习惯,一到那个点钟就犯困,因此趴了没一会儿,就睡着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蓝忘机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便停了笔,静静地看着他。

〖3〗

他其实很怕魏无羡睡着。

魏无羡这个毛病有一段时间了,一晚上之后,谁都记得,唯独不记得自己的男朋友。

他每一天都要认识一个新的魏无羡。

有时候幸运,比如昨天,魏无羡会重拾那份喜欢,而他也可以告诉他之前的种种。

更多的时候,比如今天,他什么也没想起来。

〖2〗

一下午的时间过的飞快,晚自习结束,魏无羡剩了一点作业带回家,胡乱往书包里一塞,背起来冲出教室门。

自然也和相熟的人道了再见。

学校的灯光被他远远的甩在身后,他一路跑回家,瘫在沙发上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会儿,这才换了鞋,走到卧室写作业。

停笔的时候还有一分钟到十二点,这个时间对高三生来说还算早,还有大把的事情可以做。

他叼着牙刷从卫生间出来,想起了自己的新同桌,笑了笑,险些咽下一口牙膏沫。

他想起来,同桌的名字挺好听的,摊开草稿纸,准备随手写一写。

〖1〗

00:00

〖0〗

“诶,我要干什么来着。”


日子平淡得跟白开水似的,除了不幸,什么都很幸运。

‘’ 虽然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,但是很多习惯都无法抹去,你曾经在我的生命中浓墨重彩,即便现在这画面模糊不清,却依旧窥得出当时绚烂。‘’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
表白拾肆

老祖羡真的是我心口的朱砂痣/暴哭